当前位置:主页 > 城市 > 正文

村长玉米地里要了我_腰挺身哭泣h

2019-08-13 00:13作者:admin

“···天啊,妍姑娘你居然主动开口要吃的。”

张颖和听后,很诧异的看着铃铛,“难道我从前不吃东西的吗?”

铃铛揉着发红的眼圈,好像自己要东西吃,她特别感慨一样。

“妍姑娘稍等,铃铛这就去传膳坊!”说着铃铛便一阵风似的跑走了。

“···这丫头,别说,还真可爱!”

张颖和浑身都痛,只想躺下来休息。还没来得及躺稳,只一分钟,铃铛又一阵风似的跑了回来。

“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吃的呢?”

铃铛看张颖和安然无恙后,腼腆的笑笑,“铃铛怕姑娘又做傻事!”

张颖和不解,皱眉问,“做什么傻事?”

铃铛又换成那幅怜悯的眼神,拉起张颖和的手腕,撸起袖子给她看。

“天啊——!”

一道道蜈蚣一般丑陋的伤疤,在苍白纤细的手腕上格外触目惊心。

“这···这谁割的?是那个变态郡王吗?”张颖和惊恐的看着铃铛。

铃铛不说话,只是可怜兮兮的看着张颖和。

张颖和明白了!这是俞洛妍自己割的。又看了下另外的手腕,伤疤更多,道道深可见骨一般的可恐。

还有脖子上,胸腹部,都有割伤或者刺伤后留下的伤痕。天啊!难怪这具躯体这么赢弱,虚弱到躺着呼吸都觉得累,原来都是自残留下的伤疤 。

想必从前的俞洛妍对崇郡王是爱之深,恨之切,对自己是恨之深,责之切。

身为南唐的郡主,父亲是都虞候,手握南唐重兵。几个兄长又都是担任要职的将军,她自然对南唐的军力部署及作战策略熟悉。

两军对战,一点点的疏漏都能错失全局,更何况,这么个隐形人肉监控,在监视着南唐的一举一动。

崇郡王利用俞洛妍的感情,利用她的单纯,不断的从她口中套取南唐的机密,从而采取对应的作战计划。

文学

难怪与北宋兵力相当的南唐,屡战屡败,最后亡国。

被心爱的人算计,利用,欺骗,间接导致自己国破家亡,父母兄弟皆不得好死。

最后又被爱人囚禁起来,并娶她的表妹,故意秀恩爱羞辱她。估计谁都受不了这种打击,想一死了之。

“铃铛,你放心,我以后都不会在做这种傻事了。”

“真的吗?”

“我保证!”张颖和伸出三个手指起誓。

铃铛竟喜极而泣,“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唉,你快起来!我知道以前老是做傻事,让你也跟着担惊受怕,从今天起,你可以放心了,我会好好活着,谁死我都不会死,”

“···妍姑娘!”铃铛抱住张颖和的腿哭了起来。

“傻丫头,你以后就是我的小妹妹,我就是你的大姐姐,我们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好不好。”张颖和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套用古人都爱讲的一句话。

“嗯···呜呜!”

张颖和不知道铃铛为什么哭的如此伤心,想来除了感动,也为自己喜极而泣吧,毕竟那个变态冷酷的‘神经病’崇郡王放出话来,俞洛妍死,要拉上铃铛陪葬。

门外又响起脚步声。

两个中年打扮的嬷嬷,提着食篮一样的东西进来。

态度不算恶劣,但明显很不耐烦,把食篮放在桌子上,敷衍的行了一个礼。

“姑娘请用膳!”声音不带一丝感情,让人很有疏离感。

铃铛慌忙摸了下眼泪,站立起身还礼!

“有劳两位嬷嬷了!”

两个嬷嬷眼神对视一下,闪出一丝鄙视,撇嘴道:“姑娘快着些,别回回磨蹭半天。

张颖和听了有些不爽,但想想自己‘初来乍到’,许多状况都还没弄明白,还是不要招惹是非的好。毕竟电视剧也看过,有些深宅大院里的奴才也是很势力不好惹的,更何况还是王府里的奴才,那几乎个个都是拜高踩低的人精。

食物摆出来后,张颖和坐定准备开吃。

先不说食物的好坏,光看器具就让她接受不了,居然也都是木质的。

“这诺大的郡王府穷的要用木碗木盘盛饭吗?”木质的器具有味道不说,还极容易滋生霉菌,吃多了对身体免疫力有极大的破坏,更何况俞洛妍这么糟糕的身子骨,看来这王府里的人都喜欢用暗招害人。

“怎么都是木质的器具?”张颖和端起一个粗制大木碗问铃铛。

“崇郡王有交代,妍姑娘的一切用具都不准使用瓷具,还有姑娘视线内也不准出现任何钝器和利器。”

听完张颖和明白了,这个‘神经病’崇郡王是防止俞洛妍寻死,要留着慢慢折磨,难怪屋子里空荡荡什么摆设都没有。

不管了,还是先填饱肚子再说!

食物很清淡,一碗桂圆红枣小米粥,配了一笼小包子,一碟花雕鸡,一盘凉拌的菜,还有一盅不知名的炖汤。

按说,食物也不算差,肚子也很饿,可不知怎么的张颖和就是有一种食不下咽的感觉。

吃完饭后,张颖和开始躺在床上暗自策划逃跑的计划。

被囚在这郡王府,跟个犯人似的不见天日,还有那个邢羽儿肯定还会再来找麻烦,估计还没等想出回现代的办法,就得被害死了。

“必须要先想办法逃出去,有了自由,才可能找到回去的办法。”

张颖和粗略的估计了一下目前的情形,这院子防守不算严密,除了铃铛,就是这两个嬷嬷,等身体恢复了,晾她们也拦不住。

除此就是脚上的镣铐,张颖和翻来覆去的看了一下,锁头是古代最常见的那种长方形的铜锁,里面的挂齿一般就是一个,高级一点的是两个,跟现代的十几个,甚至几十个的挂齿肯定比不了。

这个锁居然有三个挂齿,算是古代最高级的锁类了。

不过这种锁头对张颖和来说几乎形同虚设,要打开也就是需要一根发卡,或者一根铁丝。

当然这种锁也不是轻易就可以打开的,需要技术跟窍门的,张颖和母亲死的早,她爸要上班没办法,经常一把大锁把她锁在家里。

为了能出门玩,张颖和跟弟弟经常研究家里的锁头,日久年深,别说这种锁,就是现代的许多高级锁,也能轻易打开。

只是目前这些对张颖和来说都不是难事,唯一作难的还是身体。

没妈的孩子早当家,21世纪的张颖和从小就独立好强,十几岁开始练习跆拳道,拥有黑带四段的证书,双截棍也会耍,不说多大本事,撂倒三五个男子不成问题。

可眼下这具身体实在太虚弱了,也太瘦弱了!别说撂倒别人,刮大风都能给吹跑的感觉,说句话都要缓冲半天,怎么有力气逃跑。跟自己从前的体制简直没法比。

这让张颖和相当无语,俞洛妍为什么这么想不开?把自己的身体作践成这样。

应该跟自己一样,恨他讨厌他就朝死了揍他,揍的他找不到东西南北,而不是疯狂的折磨自己。

唉···! 很可惜她死了,不然非得给她好好洗洗脑。

想要养好身体起码要个把月,所以必须要在这个把月弄清楚王府的逃跑路线,另外就是需要银子,或者是能卖钱的东西,毕竟无论到哪个朝代,吃饭都需要钱。

张颖和在床上躺了四五天,每天吃完就是睡,睡醒就吃,可体力一点好转的迹象都没有,还伴随着低烧一样昏昏沉沉的感觉。

“天啊,不会怀孕吧,唉,这年代连个紧急避孕药也没有,万一怀孕,连孩子爹是谁都不知道!”张颖和每日都无比窝心。

到了第六天,张颖和实在受不了了,感觉自己在待下去就要发疯了,一分钟也不想待在这里。

每天被困在屋内出不去,大小解都要在屋内的便盆解决,旁边还一左一右站两个人盯着,好像怕她会闷死在便盆里一样的看着她‘嗯嗯’。

张颖和感觉已经被她们整的便秘了,除非到憋不住的地步,才硬着头皮当着两个嬷嬷的面解手。

这种感觉···一言难尽,总之每次解手都让张颖和无比抓狂。

还有更崩溃的,她真的不习惯陌生人触摸自己的身体,尤其是泡在木桶里,被几双手摸来摸去,连私密部位都帮你清洗的感觉,即便对方也是女人。

尽管已经跟她们讲过一万次‘我自己来’,可嬷嬷们还是会像设定好模式的机器人一样,给你洗遍全身。

没错!是洗遍全身!不管你愿不愿意!!!

我滴妈!这···这···作为21世纪的女性,张颖和实在享受不来这种待遇。

机会终于来了!

张颖和——现在应该叫俞洛妍更确切,躺在床上无意中看到床架上端撑蚊帐的一头有个小铁钩,估计是太高,位置也比较隐蔽,加上钩子很小,对人体够不上杀伤力,所以保留了下来。

这一个发现让她喜出望外,正好可以用来打开脚上的镣铐!

在这里再待下去非疯了不可,必须先逃出去再说。

这天又轮到林嬷嬷看管,俞洛妍觉得是时候了。

因为她很讨厌林嬷嬷,对她下手,心中没有愧疚感。

毕竟铃铛那么可爱,自己是不忍心打晕她。李嬷嬷虽然不可爱,但没有林嬷嬷这么可恶。

林嬷嬷每次帮她洗澡时,都要死抠活扣别人不愿被触碰的地方,越说不让碰,她还越来劲,非得里里外外把你浑身的疙瘩角都洗遍不可,这让张颖和老早就有打她一顿出气的欲望。

当然不只是洗澡时让人讨厌,张颖和发现她还特别的瞧不起自己,看自己的眼神,就像看着一个千人摇万人骑还不收钱的淫荡女人,觉得你无比肮脏污了她的眼一样。

张颖和不知道她为什么要用这种眼神看自己,估计是因为自己醒过来那天,被歹人强·暴了,她觉得自己都失贞了,应该以死明志,那样才算一个贞烈的好女子。所以她每次都故意很用力的搓洗自己的身体,一边洗一边撇嘴。

总之在林嬷嬷身上,让俞洛妍感觉并不是每个上了年纪的人都值得被尊重。

这天吃过中午饭,估计到了下午一两点钟的样子,俞洛妍躺在床上假装午睡,林嬷嬷搬了一个木墩子坐在床头。

俞洛妍故意发出轻微的鼾声,假装睡的很熟的样子。

林嬷嬷见俞洛妍睡熟了,果然放松了戒备,也靠在床头上昏昏欲睡。

俞洛妍悄悄翻身下床,朝林嬷嬷的后枕骨,用肘尖猛磕了一下,若是平日,用掌都可以打晕她,可现在太虚弱,还是肘尖比较保险。毕竟胳膊肘是人体最硬的部位之一,也是力度最强的部位,女子防身术中,肘尖可是最厉害的攻击部位之一。

林嬷嬷哼了一声,便一头栽在床上。

当然俞洛妍有分数,只是打晕她,过不了多久就会醒。

俞洛妍赶紧把林嬷嬷的外衣脱了,把她的脚抬到床上,用被子连头带脚的盖好。

拽下床帐上的小铁钩,捋直后,扰成三个小环,一点一点的塞进锁眼,左右摇晃几下,找准扣齿套牢齿孔,一用力,铜锁“卡吧”一声打开了。

“哈!古代的锁可真不经开!”俞洛妍很不屑的把锁套在林嬷嬷的脚上,“咔嚓”一声,又给锁上了。

迅速换上林嬷嬷的蓝布白边的大襟子,套上灰布坎肩,胡乱的把垂着的头发缠成一个驼髻,戴上林嬷嬷常戴的黑绒包巾,咋一看,跟其她嬷嬷的打扮没什么区别,就是衣服太大了,松松垮垮很不合身。

管不了那么多了,俞洛妍抬脚急忙朝外面跑去。

“哇——!天真蓝,白云真白,没有工业污染过的天空就是美啊!”

俞洛妍深吸一口气,抬头看了一眼天空,几只小麻雀叽叽喳喳的从头顶飞了过去,让人莫名的喜悦,仿佛已经闻到了自由的味道。

“终于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俞洛妍四下看了一下,这个院落不算很大,但是围墙很高,想来皇家院落都是这么高的,要不怎么说一入侯门深似海,这院墙目测起码有将近三米多高。

唉,要是从前的体力,一个助跑借力,可以蹬着墙面,扒住墙头然后翻墙出去。

现在···唉!

>>>>完整章节全文阅读 <<<<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