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深度 > 正文

绑在床上双腿张开轮流_被色房东玩的欲仙欲死

2019-08-13 22:44作者:admin

我赶紧上去抱住蒋丹丹。

“草你妈!你知不知道我爸是谁!信不信我让我爸弄死你!”蒋丹丹在我怀里拼命挣扎着。

“还有一个土包子,放开老娘,不然老娘连你你一起弄死!”

“我管你爸是谁,你知不知道这些野果和扁担藤是我和陆远用命换回来的!”王妍愤怒的冲蒋丹丹喊道。

“你这个臭女人,你算是什么东西,从小到大我爸就没动过我一根汗毛,你凭什么打我!”急眼的蒋丹丹在我怀里又打又踢,我都被她踹了好几脚。

这女人疯起来,连自己都打。

“看来你爸是没有教育好你,今天我就帮他好好教育教育你!”王妍说着刚想冲上来,却被夏岚拽住了。

“你个臭女人,来啊!谁怕你啊,谁知道你今天下午和这个土包子跑到森林里面做什么不要脸的事情去了。”

“看我不撕烂你的贱嘴!”

文学

我眼瞅着矛盾越演越烈,就快how不住的时候,林仙儿嘶声竭力的吼道:“都够了!”

林仙儿这一嗓子把所有人都给震住了,大家把目光集中到她身上。

“大家流落到这座荒岛上,本来活下去就很难,现在还闹内讧真觉得自己能平安走出荒岛了吗?”

蒋丹丹也不闹了,她趁我不注意挣脱我的束缚,冲我冷哼一声朝礁石滩外面走去。

夏岚急忙追了上去,王妍气不顺朝着蒋丹丹相反的方向走了出去,我赶紧对张喜儿使了个眼神,张喜儿很聪明的跟了出去。

石巢就剩我和林仙儿了,我坐到火堆旁继续啃果子。

“你真的和王妍发生了那种关系?”

正吃果子的我听到林仙儿的问话,一口把没嚼的果子咽了下去,结果卡到嗓子里差点没被噎死。

我捶着胸口没好气的瞪着林仙儿,她脸一红没有在纠缠我和王妍的问题,但我却吓坏了,这真特么真刺激。

一个小时候后,王妍她们陆续回来了。

王妍一回来就把一个证件扔到我面前,我捡起一看,上面印着‘中国国际救援队’七个字。

“什么意思?”我问王妍。

“这是我和喜儿在那边海滩一具男尸边上捡到的。”王妍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那具尸体没死多久,依照我的经验这个时间救援队应该展开救援了,快的已经找到我们了。但是我们却发现了救援队员的尸体,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说到这里,王妍停下了。

“救援队遇难了对吗?”我直接把王妍的猜想说了出来。

这一下林仙儿、夏岚、张喜儿、蒋丹丹全傻掉了。

“王妍姐,怎么会这样,你刚才不是那么说的,你骗我,呜呜……”张喜儿直接就哭了起来。

“这,这,这……”夏岚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林仙儿的脸色很凝重,蒋丹丹脸色惨白,我想她已经不知道该怎么闹了。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只是那个救援队员倒霉,我建议今天晚上我们所有人轮流守夜,一旦有救援队的踪迹立刻叫醒其他人。”王妍建议到。

几个女人犹豫了一番先后举起了手,然后王妍的建议全票通过,然后我削了6根长短不一的木棍,让大家抽签决定顺序。

蒋丹丹运气很好抽到了最长的,按规矩是第一个守夜。接着从第一个开始是林仙儿,然后夏岚、张喜儿、我、王妍。

我把怀表给了蒋丹丹,一个小时后她会叫醒林仙儿。

凌晨两点,张喜儿推醒了我。我一睁开眼,发现张喜儿和我面对面,她正用头发扫我的鼻子,我和她之间的距离只有一指之宽。

我突然发现张喜儿摘下眼镜的样子还挺好看,一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水汪汪的看着我,我闻到她身上那种青春靓丽气息不禁心跳加速。

“有事吗?”

“陆远哥,我想求你一件事。”张喜儿小声的对我撒娇道。

“什么事情?”

“我不想守夜,你就帮人家守一下呗。”张喜儿说着,竟然在我嘴上亲了一下。

我愣住了,还能这样玩,一个吻换我帮你守一个小时。不过看着张喜儿那副小鸟依人的模样,我鬼使神差的答应了。

她欢天喜地的闭上眼继续睡觉,我拿着怀表站起来活动一番身体。

我认真打量着围着火堆睡着的五个美女,五个妹子是各有各的特色。

空姐王妍俏丽的熟/女一枚。

美女总裁夏岚,经过两天的相处我发现她其实是温婉的一个女人,最吸引人的还是她的A4小蛮腰。

所有妹子中最漂亮的还是属林仙儿,她天生带着一股出尘的气质,那双修长的大腿和精致的玉足穿上黑丝,再配上那副清纯的面孔和无辜眼睛绝对的双重刺激。

戴着眼镜的张喜儿一副傻呆呆的样子,就像邻家小妹妹,但是她把眼镜拿掉后还是很漂亮的。

唯独化着烟熏妆的蒋丹丹让我受不了,从五官看蒋丹丹确实漂亮,特别是她的背影。

其实能和五个美女在这座荒岛上一起生活下去,也未尝不是一件坏事。

……

第二天清早,张喜儿看见我,不好意的吐了吐舌头。林仙儿破天荒的换上了一套运动服,她的美丽不但没有大打折扣,反而还多出了几分活力。

昨天大家都没吃饱,妹子们都是无精打采的。

王妍带着羞涩的情绪走过来问我,大家都很饿,怎么办?

我拍拍脑袋,想起了昨天碰到的那几棵椰子树,我突然想到了我以前一个海南的朋友跟我说的土方法。

我找了两件衣服就带着王妍她们朝椰子树那里走去。

大小姐蒋丹丹,一脸嫌弃的目送着我们离开。

到了椰子树下,我眯着眼望着十几米高的椰子树,趁着咬牙做出的决心还没有消失,我用海水把衣服的弄湿,然后我抱住椰树,王妍她们把衣服系到我的手腕和脚腕上。

绑好后,我叼着军刀,借着衣服和树皮的摩擦力,光着脚就往上爬。

虽然有东西借力,但是爬树是一件很费体力的活,特别是树皮光滑的椰子树,而且我还饿了那么久。

爬累了我就踩着湿衣服歇会儿,体力恢复后继续爬。

当我爬到十几米的高椰子树上往下瞅是,我的两条腿一阵打颤,差点摔下去,幸好有湿衣服套着椰子树。

“陆远哥哥你小心点呀,我们等你下来,加油哦!”

张喜儿在下面挥着拳头为我呐喊着,我又看到王妍忧心忡忡的样子,夏岚紧张的望着我,林仙儿一脸的担忧,我心里就是一阵满足。

我用嘴把军刀送到手里,开始砍我能够够到的椰子。

我一刀一刀的砍着,一口气把能够到的椰子全砍了下去。

最后我总共砍下十个青皮椰子,四个妹子都眼巴巴的看着我,像是在等我决定如何分配这十个椰子。

“陆远哥,要不咱们把剩下的椰子都摘光吧!”张喜儿的眼睛里闪着精光。

王妍无语的扶了扶额头,她用力戳了一下张喜儿的脑袋:“你怎么那么蠢?椰子树那么高,陆远跟我们一样饿了那么久,哪有体力摘完?再说椰子摘下来也是有保质期的,放久了根本没法喝。”

张喜儿被王妍说的撅着嘴一脸的委屈。

我不在管张喜儿,挑出五个椰子剥掉皮,用刀在每个椰子的椰壳上戳出一个小洞。

分椰子的时候,四个人分的椰子也是有大有小。王妍手上的椰子比她们都要大上一些,经过昨天的事情,我心里不自觉的有了偏护。

我偷偷观察着其他人,夏岚的眼神总是往王妍手里飘,她目光闪烁,像是在思考什么。

林仙儿小口小口的喝完椰汁,把椰壳放到一旁,抱着双腿低头着出神。

张喜儿喝完椰汁,跟我借过军刀,将椰子劈开,然后她抠出里面的果肉塞到嘴里,她只吃了一口,就吐了出去。

“呸,呸,什么鬼!怎么全是渣?又涩又没味道。”张喜儿不开心的把劈开的椰子扔出老远。

“按常理来说椰子肉是可以食用的,但是椰汁好喝的椰子,椰子肉不一定好吃,椰子肉好吃的椰子,椰汁不一定好喝。”王妍笑嘻嘻的对张喜儿解释道。

“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夏岚看着我问道。

我揉着暂时混了个水饱的肚子说:“咱们掏鸟蛋去。”

“掏鸟蛋?”

林仙儿瞬间来的精神,夏岚几人也是诧异的看着我。

我指了指远处的海崖,那里天空上盘旋着海鸥和一些不知名的海鸟。

“需要我们做什么?”林仙儿问道。

“我需要一条结实的绳子。”

林仙儿她们立刻行动了起来,我们五个忙碌了两个小时,用藤蔓编出一条三十米的长绳。

我们走到海崖脚下发现山体坡度很陡,海崖面朝大海的那一面是绝壁,现在看来只有从密林迂回到海崖的背海面去看看了。

我们钻进密林,在茂密的植被中挥舞着木棍一路劈劈砍砍艰难的前行着。走了大约半个小时,我们上了一处斜坡,视野也徒然开阔起来。

我们爬上海崖,崖顶很平缓,我站在悬崖边缘伸着头往下看,绝壁上灌木丛生,下面惊涛骇浪拍打着海崖,一个个鸟巢却安稳的筑在石壁上。

如此壮观的景象看的我头晕目眩,我身子一歪差点一头栽下去,幸好后面有人及时拉住我。

我一看是王妍,我对她笑笑,说了声谢谢。

我在崖顶找了一棵矮树,把绳子的一头绑到树杆上系成死扣,我抓住绳子使劲往后拽了几下,矮树纹丝不动。

我开始把绳子的另一头系到腰上,这时夏岚走到我身边,自告奋勇的说道:“我下去吧,我比你轻,绳子肯定能承受住我的体重。”

我有些意外的看着夏岚,不管是真情还是假意,但是我看到了她眼中的关切。

我笑了笑,心中对于夏岚的好感不禁提升了许多。

“我玩过攀岩,有经验。”我对她说道,“而且太危险了,这种活不适合女孩子。”

夏岚咬着嘴唇点点头,样子有些失落,她还是关切的对我嘱咐道:“注意安全。”

我点点头,又检查了一下绑在矮树上的绳子。

>>>><<<<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