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深度 > 正文

杨柳湖畔,静景如初;四月你好

2019-09-02 21:47作者:admin

每个人内心都渴望成为画师、诗人、作家,我也不列外。那年,我与友人一同览游城郊外的湖畔之时,他便问过我:“在你眼中,这些景物如何?”

当时我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让他静下心来,静静的聆听耳畔传来的水流声,它可以有无数的幻想,这,便是我的答案。过了一久,他又问了我同样的问题,我又让他静下心来,去观察身边的一草一木。这次,我带他去了一些地方,我们走过了乡间的河畔,在寂静的麦田里听着麦穗间相互碰撞而产生的声响;欣赏了不远处池塘里盛开的荷花,随即便响起的阵阵蛙鸣;我们在细雨中看到了不远处炊烟的升起,紧跟着传来了早晨的鸡鸣;我们游荡在繁华的闹市里,目光所至,皆为游人商贩。在繁华过后,街道上又回归平淡的生活。城郊的湖畔,杨柳依依,纤细的枝条随风飘摇,湖面里微波荡漾,在暮光之下,微波泛起了阵阵银光。

我们就坐在湖畔的柳树下,静静的欣赏这美好的一刻,此时的眼中,没有断肠人在天涯的惆怅,只有夕阳西下,小桥流水人家那般的期盼。走的久了,心中对世界的看法便又多了一分,写的素材便也就多了起来。离开了许久,又得重新拾起来过,走失的回忆,也在这一刻显现。每次忙于寻找新的素材,却错过了最重要的牵绊——“故乡”,想到哪里便写到哪里,不过是做着随遇而安的梦,期盼能够顺其自然就好。其实啊,樱花最美丽的时候并不是开的最绚烂的时候,而是在它刚刚绽放之时,如初升的太阳,并不刺眼,与云层刚好相衬,相惜相伴。

我的自然便是对以往的回盼,清澈的河流没有诗情画意的描绘,平淡的早雾没有朦胧空灵的畅想,这一切都挺简单。简单而又朴素,朴素便是它们最真实的写照,有它存在的地方,华为无实也就成为了幻想。湛蓝的天空倒影在清水河畔,河中的游鱼拨弄着水草,水草在平静的水面上摆动着。正午过后,牧民的羊群陆续赶来,打破了田野的宁静。很快,一半水草消失了,只剩水下另一半残留。水面不再平静,河水开始混浊,游鱼仍然在水草间游荡,似乎是预知到危险的来临,不一会儿便消失在浮萍的下方。

人约黄昏后,遇雨便作愁,黄昏的雨是最有诗意的,雨打芭蕉叶,落花随风流。三叶草上的水滴如九月的霜花,又似滴落的水银,雨后的阳光折射在水滴上,顿时绽放出七彩光芒。滴水落在竹叶上,叶尖便垂了下去,竹叶如眉,它是画中仙子眼角落入凡尘的泪珠,不含一丝驳杂。芭蕉叶如同翡翠玉盘,雨水便化作珍珠落入其中,嘀嗒、嘀嗒几声后,珍珠也就落入了土壤之中。雨过天晴之后的景色亦是吸引人的。桃花被雨水打散,被路过的微风拂入河中,湍急的河流激打着河中巨石,水流便如波浪般一层又一层的袭来,湮没了正在水中航行的落花。看到此番别致之景,好友急忙取出正准备记录的画笔,顷刻之间,一页白纸便成了一副画。

走完这一段路程,好友再次问起方才那个问题,这次我没有让他再去观看游鱼、柳条、落花,而是静静地沉思了许久,便将心中所想款款道来:“在我心中,一花一木,一草一虫,都好比春江花月,世外桃源。我喜欢月下的诗,清晨的薄雾,初春的露水,池塘的荷花,夜晚的蛙鸣,湖畔的垂柳,秋天的枫叶,寒冬的腊梅以及飘散的落花。心中所想,便是所感,视野所望,便成所写之境。”

清水河畔,柳叶竹林,芭蕉叶下,玉珠落盘。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