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探索 > 正文

性小说 巨物紫红狰狞含吞吐_贞洁美妇沦陷

2019-09-02 21:40作者:admin

“玉龙,亲,亲婶子,婶子喜欢死你了……”

说着,喘息着粗气,在柳玉龙脸上疯狂地亲吻起来。

这一天,郑玉花已经等了太久了,有时候做梦都在和柳玉龙交融。

今天终于抱到了朝思暮想的梦中情人,那种刺激感,让她差点哭出来。

“婶儿,我想摸你的腿!”柳玉龙推开了粘在他身上的郑玉花。

不知为什么,柳玉龙不喜欢和女人亲嘴,他只对女人的胸和大腿感兴趣。

郑玉花长得虽然也有几分姿色,但跟柳小桃根本没法比。

看久了柳小桃仙女般的脸蛋,其她女人的脸就对他没有吸引力了。

“行,婶子让你摸腿!”郑玉花的男人快回家了,今天是肯定干不成的。

反正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这个男人迟早是自己的,她不急。

郑玉花从货架底下抽出一条包装袋,铺在了地上,然后坐上去。

她啥矜持心也不要了,背靠在货架上,把裙子撂到腰间,将两条白花花的大腿完全暴露出来,摆出一副任他采摘的模样,道:

“玉龙,快摸吧,婶子的腿是你的,你想怎么摸就怎么摸!”

郑玉花的如意算盘打得很美,反正村里人都知道柳玉龙是个傻子,就算被人发现了,也可以把责任全都推给他。

自己就说是被他给强奸的,一个傻子什么事干不出来呀。

看着郑玉花的发情的模样,柳玉龙激动心脏“砰砰”乱跳,然后跪在她的身前,直接抱起她的一条腿放在了自己怀里把玩起来。

他又亲又摸,惹得郑玉花一个劲地咯咯娇笑。

柳玉龙心中一阵感叹,这个女人的皮肤太光滑了,摸起来就像绸缎一样,散发着玉器般的光泽。

这么近距离观察,大腿上竟然都找不到一根汗毛孔,感觉就像一件美轮美奂的工艺品。

“玉龙,别光只摸腿,摸摸婶子的胸……”

郑玉花被他亲摸得有点抗不住了,自己隔着衣服就揉搓起来。

柳玉龙听话地将手掌了她的衣襟中,由于生过孩子,郑玉花的胸早已经失去了弹性,有些下垂,软绵绵的,但可以变换出各种形状。

“哦!”郑玉花紧咬着牙关,全身燥热难忍,不停地扭来扭去。

“玉龙,婶子受不了了,你睡了我吧!”郑玉花一把抓住柳玉龙的东西,瘙痒难耐地说道。

“玉花婶,我不敢,村长会打我的!”柳玉龙很害怕地说。

在桃花村生活了半个月,从街坊邻居的嘴中,他早就知道自己不是柳老憨的亲生儿子。

但他本名叫什么,到底是什么人,来自哪里,还是回想不起来。

自从知道自己不是柳老憨亲生儿子之后,柳玉龙就竖立了一个远大但很卑鄙的理想,他要把柳小桃给“日”了(这个字,他是从那些无赖村汉嘴里听来的)。

当然,如果其她村妇投怀送抱,他也会来者不据的。

“放心吧,他不会打你的,你要跟婶子睡了,婶子给你糖果吃怎么样?”郑玉花循循善诱道。

她也知道在这里做太危险,可是她实在受不了了,只要能跟柳玉龙睡一次,就是折十年寿都成。

还在柳玉龙弯着脑袋为难间,郑玉花已经破不急待地撑起身子,将手伸进裙底中,把湿漉漉的白裤头退到了脚踝上。

柳玉龙虽然色胆包天,但也知道这么做的后果。

柳长贵应该马上就要回来了,要是被他发现,自己在桃花村就呆不下去了。

当然,他不怕村长,只是害怕会被赶出桃花村,那样就“日”不成柳小桃了。

可是当郑玉花将雪白的下半身,展露在他面前时,柳玉龙有点克制不住了。

“玉龙,别楞着了,快点,等会就该有人过来买东西了!”

柳玉龙盯着她看了一会,突然心动起来,说道:

“玉花婶,我听你的,可是我睡了你之后,你可不能到处跟别人说啊。”

“咯咯”郑玉花捂着小嘴,笑得浑身乱颤:

“你这个傻小子,我又不是没脑子,怎么会乱说呢,放心吧,这件事就你知我知,肯定不告诉第三个人的!”

说话间,便急不可耐地去扒柳玉龙的裤子。

柳玉龙就穿了一条宽大的花裤头,脱起来十分方便。

郑玉花只往下一拉,柳玉龙怒目狰狞的玩意就跳了出来。

“哎呀!”郑玉花惊呼出声,不可思议地说,“玉龙,你个玩意儿咋跟驴一样,比你叔的可大多了!”

柳玉龙嘿嘿一笑,任由郑玉花自己摸弄起来。

“你这个小色鬼,想让婶子自己弄啊?”

郑玉花推了他一下,“那你躺下来,让婶子服务你,很舒服的,你试了就知道了!”

“哦!”

柳玉龙听话和郑玉华转换位置,在郑玉花刚才躺的地方顿了下去。

心里却说,都说傻子有艳福,这话果然不假啊。

看来老子装傻装对了,不知道还有哪个娘们会引诱老子,嘿嘿,好期待呀。

郑玉花岔开双腿,骑马似的,跨坐在了他的肚皮上。

“玉花婶,你奶子可真大啊!”柳玉龙从下面托起她下垂的奶子,像和面一样揉搓着。

郑玉花涨红着脸不说话,抬高屁股,扶着柳玉龙的可怕大东西,对准臀缝儿,缓缓沉下去......

二人的下面刚亲上嘴,店铺外突然传来了一声咳嗽。

郑玉花慌忙把手抽了出来,惊得面无血色:“你长贵叔回来了,快起来,明天晚上我在村头的小树林里等你,你吃过饭去找我。”

“好好。”柳玉龙也有些害怕,点头如捣蒜地应承着。

二人站起来穿衣服,都是只脱掉了小裤头,往上一提完事,谁也看不出来什么。

“玉花,你在干嘛呢?怎么不看着店,被人偷了咋整?”柳长贵迈着八字步,醉醺醺地走了进来。

“喊啥喊,我这不是正给玉龙找蚊香呢么!”

郑玉花手里拿着蚊香,和柳玉龙从货架后面转了出来。

她故意当着柳长贵的面,把蚊香交给了柳玉龙。

“是玉龙啊,怎么老憨那货舍得让你买蚊香了?是小桃那丫头给你的钱吧!”柳长贵拿牙签剔着牙,唯恐天下不乱地说:“听说你爹天天晚上让你睡驴棚?啧啧,到底不是亲生的啊。你天天为他下地干活,就是以前的地主老财也不能这么虐待你啊,真不是个玩意……”

柳玉龙的身世,已经成了桃花村村民茶余饭后的谈资,都说柳老憨踩了狗屎运,不知从哪里捡回来一个傻儿子。

不用生,不用养,就凭空多了一个劳动力,而且还能养老送终,村民们哪能不羡慕啊。

有些人的心眼就是不行,你说人家骗了个傻儿子关你什么事,可他们就是看不惯。

每次看到柳玉龙,总是有意无意地向他透漏自己的身世。

但就像大家看到的那样,柳玉龙确实是个傻子,不管他们怎么说,这家伙就会咧嘴傻笑。

整天对着柳老憨爹爹的叫,简直比自己的亲闺女叫的都甜。

“谁说玉龙不是柳老憨亲生的,就你话多呢。”郑玉花生气了,将柳长贵拉进了店里:“你今天又去哪里喝马尿了?赶紧回屋睡觉去!”然后又对柳玉龙说:“玉龙,你叔跟你开玩笑呢,你就是柳老憨的亲儿子。今天你叔说的话,你可不能对你爹讲啊!”

“嘿嘿,叔,婶,那我走了啊!”柳玉龙咧嘴一笑,拿着蚊香回家了。

柳长贵盯着他的背影啐道:“真是个傻东西,白长了一张漂亮脸蛋!以后他再来买蚊香,就多收他一块钱!”

“要收你去收,这种缺德事我可干不出!”郑玉花想起方才的事儿,心理突然又瘙痒起来。

早知道就让他今晚去小树林里了,还得等一晚上,实在难熬啊。

柳长贵瞅了她一眼,见她一直望着柳玉龙,脸蛋红红的,眼神似乎也有些不对头。

郑玉花只有在发骚,或者和想跟他干活的时候才会这样。

柳长贵琢磨了一下,这才想起,刚才他们俩个从店铺里出来的时候,柳玉龙可是光着上身的。

“人都走远了,看啥看?”柳长贵不乐意了,瞪着她道:“你不会是觉得他长得好看,就看上这个傻小子了吧?哼,你看上也没用,他一个傻蛋,懂个球?你就是脱光了衣服,他都不知道要干嘛!”

“放你娘的臭屁!”郑玉花被他猜到了心思,老羞成怒道:“我怎么可能看上一个傻子!就算我看上他,也是被你逼的,你都多少天没碰我了?”

一听这话,柳长贵再也摆不出威风了,像焉吧了的茄子似的,苦着脸说:“这几天不是忙吗?今晚,今晚一定向你交公粮!”

“这可是你说的,晚上别又装睡。”郑玉花很妩媚地笑了起来。

她已经被柳玉龙弄出兴头了,心里实在想的很。

虽然柳长贵那玩意不行,时间也短,最起码可以解一解燃眉之急吧。

二人说话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柳玉龙还是听到了。

心中暗骂:这老东西心眼这么坏呢,看我明天不日死你的女人!

想到郑玉花那两肉乎乎的大白腿,柳玉龙心中一阵荡漾,真想现在就把它们抗在肩膀上,那感觉一定很爽吧。

因为快吃晚饭了,柳玉龙脚步匆匆,哼着小调向家里走去。

但在走到一个大麦垛的时候,后面突然传来一阵哭喊和叫骂声。

“郭大兴,你有本事就自己去捞,干嘛抢俺的鱼啊……”

“老子就抢了,你怎么着吧?以后你捞一次我抢一次,哈哈!”

柳玉龙停下脚步听了一会,然后绕到了麦垛后面瞅了一眼。

只见三个本村的泼皮,正在麦垛后面欺负一个小青年。

在桃花村呆了半个来月,村里的老少爷们,柳玉龙认识的也差不多了。

这个小青年名叫柳小正,是村医柳有才的独生子。

人虽然长得端端正正,但有点缺心眼,村里的一些泼皮无赖就喜欢斗他玩。

柳小正此时被一个小平头骑在身下,黝黑的脸蛋上布满了灰尘和眼泪,怀里还紧紧地抓着一只竹篓。

几条大青鱼在里面生龙活虎地蹦跶着,每一条都有半斤来重。

“你他妈的松手,听到没有,不松手打你啦!”小平头抢不过柳小正,于是挥舞着拳头对他威胁道。

另外两个小青年则清甜可口小美女就是夏天的味道趁机去抓柳小正手里的竹篓。

眼看自己的劳动果实马上就被抢走,柳小正扯着嗓子嚎叫起来:“爹啊,郭大兴又欺负我了,你快来帮忙啊!”

那两个同伙合力将柳小正手里的竹篓抢了过去,把里面的鱼全倒在了地上。这些鱼都是刚钓上来的,滑不溜秋可不好抓,二人又是捂又是拍打,累得满头大汗。

“你们两个笨蛋,连条鱼都抓不住,撞死算了!”郭大兴怕等会有村民过来,见两个同伙笨手笨脚的,忍不住骂道。

两个同伙急了,手脚并用,拿脚往鱼身上乱踩。

几脚下去,大青鱼就不动弹了。

二人一手拎一个,咧着嘴,大获全胜地叫道:“大兴哥,行了,赶紧跑吧!”

“还我的鱼,还我的鱼……”

柳小正抱住郭大兴的大腿,死活不让他走。

这个郭大兴是桃花村有名的二愣子,十年前,他的爹妈上山砍柴,被泥石流给冲走了,这些年一直和七十多岁的奶奶相依为命。

郭大兴小学没毕业,因为砸学校的玻璃被开除了。

这家伙也不下地干活,整天领着一帮游手好闲的家伙,在村子里瞎混,就靠偷鸡摸狗为生。

周围几个村子的村民,一提起他,脑仁都发疼。

“二杆子,小壮你们两个看傻了,快点把他的手给掰开!”郭大兴被柳小正抱住了大腿,怎么也扯不开,急得他大叫道。

两个家伙手里都拎着鱼,没办法腾出手来,准备拿脚去踹柳小正。

看到这里,柳玉龙再也忍不下去了,大喝了一声:“嘿,给我他妈的住手!”

四人齐刷刷地转过头,郭大兴见是柳玉龙,挑着眉毛笑骂道:“我日,今天刮的是什么妖风啊,一下碰到两个傻子!”

趁着柳小正一楞神的时间里,他立马跳了起来,然后晃悠着大脑袋,走到了柳玉龙的面前。

“嘿,傻子,你喊个JB喊,信不信我也揍你一顿!”郭大兴张牙舞爪地说。

柳玉龙挺了挺比他还要硕大的胸肌,咧嘴一笑:“想揍我?嘿嘿,你可以试试!”

郭大兴在他胸口上瞅了一眼,不禁咽了口吐沫。

柳玉龙在桃花村,绝对是个稀罕物。

一方面,他的身世是个迷,谁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另一方面,这小子帅得好像电影里的大明星,却又是个不折不扣的傻子。

村里人经过研究,一至认定,柳玉龙的智商比柳小正还低三个百分点。

按郭大兴的性格,碰到这种傻子,是一定要欺负的。

只不过柳家三姐妹可不是省油的灯,如果把这家伙打了,柳小燕晚上绝对敢拿烧火棍敲他家玻璃。

郭大兴以前跟柳小燕打过架,但每次都被她揍得鼻青脸肿,幸好她嫁人了,不然在桃花村,郭大兴还真威风不起来。

“柳玉龙,看在你二姐的面子上,我就不揍你了,但今天的事不许对别人讲,听到没有!”郭大兴色厉内荏地威胁道。

“靠,没劲!”柳玉龙很无趣地翻了个白眼,指着他同伙手里的鱼说:“不说也行,不过见者有份,这些鱼你得分我一半!”

“他妈的,凭什么给你啊。”郭大兴大怒道。

“凭我的拳头比你硬!”话音未落,柳玉龙一脚踹在了他的肚皮上。

郭大兴被他踢了一个跟斗,从地上爬起来,气得破口大骂道:“揍他!”

二杆子和郭小壮扔掉手中青鱼,朝柳玉龙围扑了过来。

柳玉龙突然兴奋起来,骨子里的暴力因子被激发了。

正当他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身后的胡同口突然响起“叱咤”一声。

“喂,郭大兴,干什么你们,不许欺负他们两个!”一个小姑娘从自行车上跳了下来,大声喝道。

柳玉龙转过头去看,眼睛登时就亮了。

只见来的女孩子二十来岁年纪,留着齐耳短发,皮肤稍微有些黝黑,身上穿着一套很不得体的民警服。

她的个头很高,身段也极为标至,只是警服小了一号,穿在她身上,将那两条修长浑圆的大腿绷得紧紧的,让人不由得产生一种很邪恶的侵略性。

“这个小黑妹是谁呀?”柳玉龙眼睛发亮,下意识地对郭大兴问道。

郭大兴这时已经吓得六神无主了,哪有空回答他,但听到他提起“小黑妹”这三个字,还是本能地抽了抽嘴角。

在整个桃花村,敢叫聂小蝶小黑妹的,估计只有这个傻子了。

“郭大兴,你有点出息行不行,就会欺负傻子,信不信我把你抓进局子里去?”聂小蝶柳眉倒竖地走了过来。

桃花村的女人,个个都是皮肤白皙,但这个女孩子却是独树一帜。

鹅卵型的小脸蛋红里透着黑,但黑的却那么好看,弯弯的眉毛,水灵灵的杏核眼,就像山上的野玫瑰似的,模样甜美,煞是喜人。

“傻子?”

柳玉龙闻言,突然灵机一动。

他怎么就忘了自己还是个傻子呢,看这小女警的样子,似乎很有同情心啊。

于是,柳玉龙哇的一声嚎了出来……

“救命啊,郭大兴打我了,警察姐姐救命啊……”

柳玉龙哭爹喊娘地朝小女警冲过去,不等她反应过来,哇呀一声,扑进了她的怀里。

“哇靠,弹性这么强,果然是干民警的哈!”

柳玉龙感觉着她胸部的份量,心中十分得意。

“我警告你,这是最后一次,再敢欺负他们,我就把你拷起来!”聂小蝶威风八面地拍了拍腰间挂的手铐。

郭大兴气得脸色涨红,但也拿她没办法。

在桃花村,郭大兴就怕两个人,一个是聂小蝶,另一个是她的哥哥聂红伟。

那家伙也是个狠渣滓,是镇上出了名的大混子,郭大兴可干不过他。

“是,是,我们再也不敢了!”

二杆子点头哈腰地对聂小蝶说完,把那几条半死不活的大青鱼还给了柳小正,然后死拉硬拽地把郭大兴托走了。

聂小蝶仿佛办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案般,十分得意地对柳玉龙说:“柳玉龙,以后他们再敢找你麻烦,你就告诉我,我会为你们做主的。”

“谢谢,谢谢啊!”柳玉龙擦了擦眼角的泪珠,抓住她的手,感激涕零地说:“您真是救苦救难的活菩萨啊,我代表党和人民感谢你!”

“扑哧!”

聂小蝶忍不住笑了起来,脸色赤红地把手抽了回来。

她在柳玉龙脸上瞅了一眼,微微有些遗憾。

长这么帅,竟然是个傻子。

唉,老天爷对他真不公平。

聂小碟转过身,走出胡同口,抬腿跨上那辆凤凰牌自行车,小一扭一扭地骑走了。

柳玉龙追随着她的背影,目不转睛地看着。

聂小蝶的腿真长啊,真不知道里面的皮肤怎么样,是黑还是白?

应该很光滑吧!

柳玉龙对此充满了期待。

“玉龙哥,你刚才好厉害啊,还把郭大兴给踢了呢!”

柳小正提着竹篓走了过来。

柳玉龙在他的竹篓里瞅了瞅,那四条大青鱼早就被二杆子那两个王八蛋给踹晕了,一动不动地躺在竹篓里,身上全是泥巴和草叶,鱼鳃一鼓一鼓地吞吐着血泡,看来是活不长了。

“这些鱼是你抓的?”

“是啊!”柳小正不断拿手背蹭着脸上的污泥,整张脸像块大抹布似的:“我在求子河里抓的,玉龙哥,你要不?我送你两条!”

“好好,我最喜欢吃鱼了。”柳玉龙很高兴地说。

柳小正捡了两条最大的递给了他,柳玉龙接过来掂了掂,每一条都有半斤来重。

回去拿给柳老憨,那老家伙肯定会夸奖自己几句,嘿嘿!

当他回到家里的时候,柳小桃正站在门口翘首张望着,一看到他出现,马上小跑了过来:“玉龙,你去哪里了?怎么才回来了呀?”

“我去买蚊香了!”柳玉龙把藏在背后的大青鱼拿了出来:“小桃姐,你看!”

“呀,这么大的鱼,你从哪里弄来的?”柳小桃很惊讶地问。

二人边说边进了院子。

院子里摆了一张四四方方的小矮桌,此时柳老憨和周淑芬正坐在饭桌前等他。

一到夏天,村里人就喜欢在院子里露天吃饭。

饭菜还是老一套,馒头、玉米糊涂,还有一盘凉拌黄瓜。

由于等的时间太长,饭菜早就凉了。

柳老憨的肚子饿得呱呱叫,正坐在饭桌前生闷气呢,一看到柳玉龙走进来,脸一绷,道:“你去哪里玩了?不知道我们都在等你吃饭啊……噫?这两条鱼是哪来的?”

“嘿嘿,是柳小正送我的!”柳玉龙说道。

“那傻小子送你鱼做什么?”柳老憨拿烟袋锅在鱼头上敲了敲:“都快死了呐,赶紧放水缸里,明天中午炖鱼吃!”

“爹,要不现在就下锅炖了吧!这么热的天,明天就臭了!”柳玉龙急忙说。

“放一晚上坏不了,赶紧放水缸里吃饭,为了等你,饭都凉了!”

因为柳玉龙拿了鱼回来,柳老憨的气也消了,笑眯眯地坐回了马扎上。

柳玉龙把鱼扔进了水缸里,洗了手之后,四个人围着马扎开始吃饭。

今天的天气特别闷热,天空阴得像个黑锅底似的。

柳玉龙只吃了几口,就热得满头大汗,索性把衬衫脱掉,光着脊梁吃了起来。

>>>>本文《我只在乎你》全文在线阅读<<<<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