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娱乐 > 正文

总裁舌尖探入她的花径,啃小寡妇大腿

2019-09-02 21:49作者:admin

陈三斤甩着两个膀子就跑了出去,到村里找猫去了!

农村人家里都爱养个什么猫啊狗的,但都是土猫土狗,然后散了,满村子跑。走啥地方你都看到猫狗干架!

三斤嗫嚅着个脚,一路走来看到不少猫。平时吧,看见这些猫啊狗啊的见心烦,可今天不一样了,瞅哪家猫都感觉亲切。

“啧啧啧……看看,看看!这谁家的猫,长的肥嘟嘟的,模样都这么漂亮。咋看都觉得比晓东媳妇水灵!”陈三斤蹲了下来,使劲的瞅着张寡妇家窗户上的一只梨花猫。一个劲的夸赞。“可惜了,可惜了,奶奶滴不是黑猫!”

三斤拍拍屁股走了!

文学

逛了一上午,也没见哪家有走过槽的母猫。(走过槽,意思就是怀孕)黑猫倒是发现了好几只。一只张寡妇家的,还有一只是村西头胡二楞家的。另外一只是谁家的三斤就不知道了。

三斤暗自琢磨着,“这没走过槽的母猫,可就不好办了。难不成为了只黑猫跑县里去买?划不来,不就一只猫啊,还要花个几百块,简直就是浪费。看来只有晚上行动了。就胡二楞家的那只吧,长的肥。而且我瞅那胡二楞就不顺眼,老是跟我家过不去。乘此机会搞他一下,嘿嘿……”

“这土方子也不知道管不管用。还是双管齐下的保险,找个时间把晓东媳妇找来,听说那晓东今天就回城里了,是个好机会。”

三斤打定主意了,先去找晓东媳妇,然后晚上再行动,做了胡二楞家的黑猫!想到做到,陈三斤颠着p股朝晓东家走去。

太阳西落,两道身影在殷红的夕阳下被拉得很长。

  晚上到家已经是七点多了。陈三斤将事情的结果跟陈诗文老两口说了声,扒了两口饭就回鱼池小屋睡觉去了。老两口对这事也只能唉声叹气,说自己的孩子命苦。

  三斤躺在床上,想想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太过荒唐,甚至荒诞了!

  “妈的,做不了女人身上的男人,那我就做男人头上的男人!一定要混出个模样来。等有钱了,我去国外看看,说不定就能把我这病给治好了。”

  陈三斤下定决心,决定忘了这事,把精力扑在事业上,轰轰烈烈的干一番大事业。可后来让陈三斤没想到的事,他的这番轰轰烈烈的大事业要是没他这大鸟的支持,还真未必就能建立的起来。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早晨陈三斤起的很早,洗了把脸后顺着小路往家里走。

  回到村子,人多了起来。迎面走过来两个人,让陈三斤乐了!

  晓东夫妇两人。陈三斤脑中不禁浮现着这对小夫妻前天晚上瞎捣鼓的事情来,心里好笑。让陈三斤好奇的是,那晓东走起路来撇着两条腿,模样甚是滑稽。

  “呦,晓东你这是咋啦?第三条腿不中用了,这剩下的两天腿再不中用那可就完蛋了啊!”这话一出口,陈三斤就觉得不妥了,现在自己有什么资格嘲笑别人?似乎连人家还不如呢。

  晓东撇了撇陈三斤没说话,倒是旁边的晓东媳妇凑了上来。

  “我说二嘠,你这话啥意思啊?有些事可不是说出来的啊,村里那些贼婆娘整天没事嚼舌头的话能信嘛?看见的才是真实的,三斤你说是不?”

  陈三斤笑而不语,晓东媳妇的话他懂。“看见的才是真实的!”这话啥意思?还不是明摆着说给陈三斤听的嘛?前天晚上现场直播了,你陈三斤是亲眼所见,应该能证明晓东不是软蛋了吧?

  其实陈三斤挺纳闷的,那天晚上一开始的时候,晓东不是没挺起来嘛?晓东自己都承认了。可为啥后来晓东媳妇给晓东弄了个貌似用过的套-套,然后晓东就挺起来了?

  最关键的就是两人结束的时候晓东喊着下面火辣火辣的疼!

  陈三斤觉得这其中有猫腻!但具体是什么猫腻,三斤就不得而知了!

  “行行行!你家晓东不是软蛋!”

  晓东一听这话,这两条腿也不撇了,挺直了腰板,下巴仰的朝着天!三斤一看,笑着走开了。

  陈三斤不禁有了想法,“这晓东怎么说行就行了?难不成晓东媳妇有啥绝招?要真是这样,说不定对我的病也有用呢!看来我得找晓东媳妇聊聊。”三斤心中下了决定,不过去找晓东媳妇不太合适,等找个合适的机会。

  “,要是能把我这病给治好,就是她晓东媳妇要我去她我都愿意!”

  陈三斤家中。

  “妈,爸今天怎么不在家?跑哪去了?”陈三斤懒得早起一次,回来一看,陈诗文竟然不在家。

  “你爸他还不是为你的事操心去了!”张爱青一边做早饭,一边说道。

  “为我的事?哎呦,妈,你们就别为这事操心了。医生都说了没用了!”三斤心中还是很感动的。

  “我说三斤啊,我们可不能就这么放弃了。医院就万能嘛?很多病到了那些专家手里都没辙,可是弄些土方子来,喝下两剂就好了!说不定你这毛病寻个土方子也能治!”张爱青把希望寄托在了土方上面。

  其实还真是。在农村有些土方子很管用。活生生的例子一大堆!有些重病者几乎都被医院判死刑了,但病人家属不甘心啊,死马当作活马医吧,寻个土方子吃了两剂,还就真好了。

  陈三斤听张爱青这么一说,还真心动了。有希望总比没希望好!

  刚吃过早饭,陈诗文就风尘仆仆的赶回来了,脸上带着兴奋。看样子是找到土方子了。

  “爸,情况咋样啊!”陈三斤急吼吼的问道。

  “三斤,我今天跟李大爷要了个土方子,他跟我说保管用!嘿嘿!走,进屋说去。”陈诗文拉着三斤的膀子就往屋里跑,也顾不得吃饭了。

  屋里两个大男人捣腾了起来!

  最多十分钟,三斤两眼放着绿光的跑了出来!

  “哈哈哈……好,就这么干了!”陈三斤又有点犯难了,对着陈诗文道,“我说爸,这党参和桂圆好弄,可这猫肉咋办啊?”

  原来陈诗文找回的土方子叫做党参猫肉羹,流传在民间专治阳-痿的。

  将桂圆、党参和黑猫肉做成羹!

  “猫肉?也是!俺们家也没猫,要不去市场买两只?”陈诗文道。

  “那划不来,市场上买的猫都名贵着呢,而且黑猫较少。恐怕有点难度。”陈三斤道,“我先到村里转转,看谁家母猫要生了,我去要两只!”

  陈三斤甩着两个膀子就跑了出去,到村里找猫去了!

  农村人家里都爱养个什么猫啊狗的,但都是土猫土狗,然后散了,满村子跑。走啥地方你都看到猫狗干架!

  三斤嗫嚅着个脚,一路走来看到不少猫。平时吧,看见这些猫啊狗啊的见心烦,可今天不一样了,瞅哪家猫都感觉亲切。

  “啧啧啧……看看,看看!这谁家的猫,长的肥嘟嘟的,模样都这么漂亮。咋看都觉得比晓东媳妇水灵!”陈三斤蹲了下来,使劲的瞅着张寡妇家窗户上的一只梨花猫。一个劲的夸赞。“可惜了,可惜了,奶奶滴不是黑猫!”

  三斤拍拍屁股走了!

  逛了一上午,也没见哪家有走过槽的母猫。(走过槽,意思就是怀孕)黑猫倒是发现了好几只。一只张寡妇家的,还有一只是村西头胡二楞家的。另外一只是谁家的三斤就不知道了。

  三斤暗自琢磨着,“这没走过槽的母猫,可就不好办了。难不成为了只黑猫跑县里去买?划不来,不就一只猫啊,还要花个几百块,简直就是浪费。看来只有晚上行动了。就胡二楞家的那只吧,长的肥。而且我瞅那胡二楞就不顺眼,老是跟我家过不去。乘此机会搞他一下,嘿嘿……”

文学

  “这土方子也不知道管不管用。还是双管齐下的保险,找个时间把晓东媳妇找来,听说那晓东今天就回城里了,是个好机会。”

  三斤打定主意了,先去找晓东媳妇,然后晚上再行动,做了胡二楞家的黑猫!想到做到,陈三斤颠着屁股朝晓东家走去。

 推开晓东家院门,三斤探头看了看,晓东媳妇正在噘着个皮鼓也不知道在捣鼓啥呢。小屁屁一扭一扭的,圆鼓鼓的,看得陈三斤狂吞口水。但正事要紧!

  “咳……”三斤故意咳嗽了一声,引起晓东媳妇的注意。

  “呦,这不是三斤兄弟吗?有什么事嘛?”话说的很正紧,可晓东媳妇那眼神就不对了,盯着陈三斤的裤裆不放。

  “呃……没啥事,我这不是什么事,出来闲晃晃嘛?”陈三斤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跟晓东媳妇提着事。一个大男人乘别人男人不在家,跑来说这事,有点唐突。说出去,村里人肯定认为三斤不怀好意。而且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因素在里面。

  前段时间陈三斤一个劲的戏谑晓东是软蛋,可现在自己也变软蛋了,再跑来问晓东是怎么变-硬蛋的,这不是打自己的脸嘛?要真是让这晓东媳妇知道自己是个软蛋,指不定这搔女人会到村里说什么呢!

  所以陈三斤决定套话!

  “哈哈哈……我说陈三斤,你去哪晃不好啊,跑我家来晃哒,是不是看我家晓东不在家你才来的?”晓东媳妇这话很暧昧,带着果的挑逗。要是换了平时,陈三斤没准还真被诱惑了,可现在不行!

  “嘿嘿,晓东媳妇我看你是想被男人睡了吧?”陈三斤顺着晓东媳妇的话说了起来。既然对方有意勾引自己,那自己也得装装被勾引的姿态,等这女人被迷了心智,想套什么话还套不来嘛?

  “嗨,你这臭小子,调侃起老娘来了!”晓东媳妇一掐腰,胸一挺,胸前两朵又晃了起来,看得三斤血气上涌。“陈三斤,告诉你,我就是想给男人睡了,又咋滴?但一般男人我看不上,我家晓东那货贼大,你说一般男人能睡得了我嘛?那不是自找没趣嘛?”

  三斤看着晓东媳妇那股子荡劲也不示弱,挺了挺跨,“大有鸟用?要是大就管用还不如到玉米地里掰个玉米棒子!”虽然陈三斤现在下面没了雄风,勃不起来,但有句话说的好,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照样能把裤裆支的鼓鼓的。

  三斤这一挺,差点没把晓东媳妇的魂给勾出来。晓东媳妇两眼迷离,脚下不着力,浑身发酥,差点没站稳。

  “我,我说你个要了魂的晓东西,你就不能安分点嘛!”晓东媳妇正了正衣襟道。“三斤兄弟,你说你来我这到底什么事吧?”

  “刚不是说了嘛?我就是来转转玩玩的,没事闲的蛋疼!”陈三斤看着晓东媳妇。

  陈三斤这话一出口,晓东媳妇心里就琢磨开了,“啥叫闲的蛋疼?还不就是想睡女人了?难道这陈三斤对我也有意思了?估计应该是我前段时间工作做的比较好,这陈三斤也想通了!乖乖,那家伙要是捅进去还不爽翻了啊?”

  晓东媳妇想到这,也就彻底放开了。拽着身子朝三斤靠了过来。

  “我说三斤兄弟,你这憋久了可不是好事啊。憋久了可就哑火了!”晓东媳妇一咬牙,“三斤,你想不和我?”

  即使陈三斤心里有准备了,但对方猛然说出这话来,还是让陈三斤心神一阵摇曳,差点没把持住自己。

  既然对方都打开天窗说亮话了,他陈三斤再磨叽,难免会被人认为是来调侃对方的。

  “嘿嘿……”陈三斤两手搓了搓,“我说晓东媳妇,你早就看出来了啊?”

  “哈哈……不是我吹的,咱村哪个男人能逃得了我这双法眼?你陈三斤啥货我一看就知道了。”晓东媳妇似乎有点等不急了,拉着三斤就往里屋跑,“三斤兄弟,想我就给你,保证让你舒舒服服的!走,进屋里。”

  陈三斤没想到这女人这么急性子,估计是被晓东那瓜娃子给憋坏了。

  “唉唉唉,我说晓东媳妇,你怎么就这么急呢你?我话还未说完呢!”三斤一把扯住晓东媳妇。

  晓东媳妇能不急嘛?心思全在三斤那玩意上呢。

  “我说陈三斤,都到这步了,你还跟我说啥?装纯啊?二十六的处男,比火星人还饥渴吧!别说了,走!”晓东媳妇拉着三斤还要往里走,手中都没停,直接开始解上衣的纽扣。

>>>><<<<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